师生园地

故园的雨,雨的故园

日期:2014-12-17 阅读:

“她们是晶莹的泪珠,她们是剔透的水晶。她们从那九天之上而来,或温婉、或狂荡、或热情,又或沉泠。指尖一握,她们便静静的躺在手心,不言不语。不消片刻,恍惚间,便又慧黠地从指隙逃去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

——题记           

盼望着,盼望着,她们便也就这样缓缓地来到了故园。带来一阵延绵不断的小雨,轻轻滑过脸颊,一股泥土的味儿和着沁人的花草幽香便扑面而来,清清淡淡的,却也撩人心扉。那是属于春的芳香,无需用华丽的辞藻去修饰,就那么静静的飘散于河岸边,温软娴静,眼深如潭水。

唯有春雨,安然清浅的春雨,擦过故园时,打湿的是朴素的原始。

浅尝一口春雨酿的酒,尝出了陶渊明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的虽辛劳却朴素无华的生活之甜。

她们从时间的罅隙中逃开,在日日夜夜的撕扯间,她们便又回到了故园。带着刺眼明媚的音容笑貌与愈显青春的清晰轮廓而来。眼角的放荡不羁夹杂着时间的繁华喧嚣,眼神清透却带着不可轻视的锐利。在夏雷滚滚的喝彩声中,她们便争先恐后地跳入凡间,顺着房顶上瓦砾的沟隙,痛痛快快地滑落。紧接着屋门窗外就有了一道编织的雨帘。

唯有夏雨,拼搏奔放的夏雨,砸向故园的时候,打湿的是深蕴的憧憬。

浅尝一口夏雨酿的酒,尝出了龚自珍“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豪迈奔放与渴望之酸。

她们在不知名的城市回头后,霎那满星空烟火轰鸣,照亮了再一次寄宿于故园的她们。在岁月稀释与情爱挥发过后,她们的眉眼也镶上了一圈又一圈荡漾着的疲惫。原本乌黑亮丽的秀发也开始暗淡,挑染了几缕白丝更显时光的无奈与狠利。血红的枫叶伴随着她们从高处狠狠摔落,然后就那样支离破碎了。她们做了多久的努力了,房檐下的顽石才刚刚有了印痕,从九天之上下来的她们也一颗一颗照打不误,仍然在实现着“水滴石穿”的承诺,尽管时光短暂。

唯有秋雨,延绵冷清的秋雨,洒向故园时,打湿的是嚣哗的心灵。

浅尝一口秋雨酿的酒,尝出了李白“浮云游子意,落日故人情”的依依惜别与萧然无奈之涩。

她们逆走来时的路,转几个路口,终于聚在了故园的老宅。一只不知名的鸟儿,驮着冬日浓浓的肃寒,在故园的上空来回打着转儿,可还是耐不住那北风的涔涔直啸,一头栽在了山坡上,再也没了生息。她们面容惨淡,嘴角的纹路上是掩不住的落寞与沧桑,双脚早已被匆匆的时光所捆绑。老宅摇摇欲坠,可我们依然在为她们细细的画眉,仿佛画的愈深,她们的眉眼就能愈发深刻,至少追溯之时,不至于空留遗憾。可是终敌不过那宿命的安排。金戈铁马,将帅横杀,当命运手中最后一颗棋子这样落在寂寥的棋盘上,于是老宅倾塌了,回忆也随之轰然倒塌。那凌厉的北风夹含着风雪,刺耳的长鸣直啸。这风划破长空,一道电弧随之劈下,待清明之时,那北风早已离去,连带着她们沉睡在了江湖河川中,仅留下满地狼藉,糟乱的一发不可收拾。

唯有冬雨,尖锐刺骨的冬雨,刮过故园时,打湿的是落寞的沉眠。

浅尝一口冬雨酿的酒,尝出了王维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思念与孤寂之苦。

这是故园的雨,时而沉软、时而嚣张、时而寂寥,时而无奈。或许很快又有一场雨在早春乍到之时将至,仿佛冬眠惊醒,伸个懒腰,动弹动弹胳膊腿儿,浑身关节挨个格拉拉、格拉拉地松动。宛若新生,一头青丝覆盖了曾经的花白,眼角的纹路被新生的肌理掩去。随着这场雨到来,也昭示着她们一生的结束。我们会老,美人会老,她们也会老,当褪尽繁华喧嚣,轻轻一蹙眉,便成永远。

这是雨的故园。时而万物萌发、时而荷香蝉鸣、时而硕果红枫、时而银装素裹;时而细雨、时而滚雷、时而飒风、时而暴雪。一年四季,更替轮流从不间断。四季没有带走故园,却带走了垂髫、带走了弱冠、带走了不惑、带走了耄耋、也带走了她们。但是因为她们,故园便逐渐有了故乡的记忆,有了故乡的味道。

这是我的故园。不为别的,只因这里曾有过她们的踪迹,曾有过她们的欢声笑语。现在在故园那捧黄土下所掩埋的,随着她们的离去,便只剩下那深深的遗憾与浓浓的眷恋。令人心碎、却也心醉的——我的故园。

这也是雨的故园——她们的故园。

 

 

本文获第二届“映美杯” 江门市中小学生文学创作大赛一等奖   指导老师:刘一清

返回

上一篇:给新疆朋友的一封信

下一篇:好 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