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研促教

小学生需要怎样的传统文化教育?

日期:2008-4-7 阅读:

        全国两会刚刚结束,回过头来总结,发现不少委员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关注孩子成长上,继京剧进小学提案获得通过后,今年关于“**进小学”的提案还真是不少,这里面有书法、有繁体字、有中医药教育,
还有不少委员建议的地方戏剧。这些提案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与中华传统文化相关,一方面委员们盼望着凡事从娃娃抓起,另一方面我们的娃娃们可也并不轻松。繁重的课业和升学压力与传统文化是和谐共存还是即将举行PK大展呢?且看下面几位的讨论。

学生现状:课业重得让人心疼

  新京报:在委员们忙着给小学生做“加法”的时候,小学生的现状如何呢?

  张谊:现在小学生课业负担挺重的。想学习好的同学,一般回家后,不仅要完成学校布置的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的作业,还要做许多课外题,才能应付学校的考试,以及未来的小学升初中的考试。除此之外,他们周末还要上好几个课外辅导班。在班级里学习优异的学生至少都报奥数和英语班,拔尖的好学生一般报三四个班。就我了解到的情况,有个2年级的学生周末报了4个班,一个钢琴班、两个数学班和一个英语班。很多孩子从一年级开始就要攻读华罗庚数学、奥林匹克数学,真是挺心疼他们的。

  卢啸林:我现在每周末要上的辅导班有围棋、小号和奥数,最近快要参加希望杯比赛了,可能更忙一些。围棋是周日上半天,奥数和小号占了周六的上下午。休息的时间一般就是中午和晚上,周日也能休息半天儿。平时上学一般晚上9点睡觉,早上6点多起床。一般下午3点半放学,大部分时间放了学要参加学校的兴趣班,有奥数、语文和游泳。回家以后写作业,完成以后每天还要练号。

  孙云晓:小学生的课业负担肯定是很重,我们在全国进行过调查,1999年调查了一次,2005年又进行对比调查。全国半数以上中小学生学习超时、睡眠不足,而且这个现象没有缓解,还有不断增加的现象和趋势。

传统文化:进课堂有社会背景

  新京报:那些想要进到小学生课堂里的提案为什么大多和传统文化有关?

  杨东平:这些提案的出台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升温的大背景之下,前两年中央有个纲要,就是传统文化进课堂,国家有了这个宏观文化政策,是个很大转变,具有很大合理性。首先我们要肯定这种积极变化,很长一段时间里,传统文化艺术在学校教育里消失了。现在出现这些提案,和近几年社会文化的变化是有关的。

  但是中小学课堂如何实现传统文化教育是个更为系统的考量,并不是简单地单独增加一门课。很多内容应该融入到语文课、历史教育当中,比如环境教育,不是单纯增加一门环境课,而是让孩子们真正走进大自然。而语文课应该培养孩子对传统文化的感情,结合当地特征开展活动课程,比如如果当地有庙宇,就可以围绕庙宇历史因地制宜,让孩子参与学习的活动,可能比简单上课效果要好。现在有很多书法、京剧等等的课外兴趣小组,但是语文老师上课时如果能有一点渗透意识,会更好,比如顺便介绍一下常用的繁体字等等,我们需要这些创造性的做法。

  孙云晓:对好多问题我们要具体分析,比如基础教育,就应该给儿童一些基础的东西,但是要合理安排、慎重选择。比方说,如果在学生阶段,对京剧、昆曲、书法等都能有一些了解肯定是好的,但是我们需要在对小学生的课程总量控制的前提下,进行适当调整。京剧是中国国粹、书法也是重要艺术,用电脑之后很多人不会写字了,字很难看,其实这对人的发展构成了一种障碍,在求职、交往中很难赢得别人尊敬。这就是基础,从小把字写好是有必要的,包括京剧作为知识了解一下,会唱两段儿也行。但是我们不能只做加法,要做减法,一定要在总量上控制,慎重选择。

  张谊:说到传统文化进课堂,我们学校是做得比较超前的。去年元旦前就成立了自己的京剧团,从京剧院请专家来给孩子们上课,孩子们自愿报名。刚学了一个月的时候给我们表演,表演得特别好,有模有样的。而且我感觉,学习京剧不仅了解了中国的国粹,更能通过练功锻炼孩子们的意志,就连气质上姿态上都有所改变。

  孙萍:京剧提案是我2003年提出的,传承和传播传统文化是中国人的义务,如果传统文化断在我们这一代,那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。

  当然,传统文化有很多种,京剧是比较好的形式,唱词背后很多故事与传统,仁义礼智信、经史子集里面都包括了。包公代表什么?杨家将代表什么?岳飞代表什么?你看曹操和杨修就是刺猬的拥抱,曹操想让杨修说句软话,杨修宁死不肯说,两个人一个说不杀不得一个说不得不杀,争吵到一定程度凝固住了,随后是讥笑、苦笑、怒笑、狂笑,笑到最后哭了,当我每次看到这场戏的时候都会掉眼泪,这里把中国人心理状态描写得淋漓尽致。还有,我觉得我们没有教会中国孩子演讲,你看两会的发言,哪儿停顿,哪儿扬起来,很多人不会调动人家的情绪,这也是一门学问。
课程设置:最应增加的是体育课

  新京报:现在给孩子做加法比较多,真正最应该加的是哪门课?

  孙云晓:我觉得加法内容要符合孩子的发展需要,总量适宜,必修选修结合,现在根本问题是,如果把这些东西拿来作为考试内容,就加重学生负担了。现在我们的学习最大问题是考试问题和作业压力太大

,我们是不是可以调整一下,比方说今天的作业是欣赏两段儿京剧。我的意思是,不能治标不治本,而治本就不能以考试为中心,应该以学习为中心。

  孩子本身是好奇的,如果真的是生动有趣的知识,他们会喜欢的,如果什么都用考试解决,考的越多负担越重。

  还有孩子的体育非常弱,这是现在最弱的教育,其实体育才需要用加法,真正的体育应该是非常丰富有趣的。体育现在已经弱到了正在制造危机的时刻,简直就是差到了不能容忍,每天一小时的运动这是最低的要求,但是中国半数学生做不到,这个才是真的殃及孩子一生、殃及民族一生的东西。我认为就应当用法律去强制执行,这是违法不违法的问题,不能保证孩子每天一个小时运动量的校长应该下岗,这没什么可说的。

  张谊:现在我们是每周三节体育课,每天有半小时课间操,中午、下午还有课外活动时间。而且我会要求自己班上的学生,每天必须跳几百下绳,每天放学先锻炼身体再回家学习,现在的孩子身体素质的确比以前有下降的趋势,而且其实很多学习不好的孩子和体能有关系。童年应该是快乐的,但是在现有的教育制度下,孩子们不得不从小就开始挤。

  卢啸林:体育锻炼我觉得我们学校的学生可以达到平均每天一个半小时,我们班就2个超重的,有一个已经减下来了。

反面典型:奥数对孩子是摧残

  新京报:几位嘉宾刚才都提到了奥数,现在奥数的普及程度非常之高,好像也一度遭到批判。

  孙云晓:奥数对多数孩子就是摧残,奥数只是极少数数学迷的游戏,相当多的孩子被驱赶过去学习,就是种折磨。然后他们学奥数的最大体会就是自己是个笨蛋,有害无益。一个人数学不好很正常,逻辑不发达可能语言智能发达。现在的奥数是野蛮的、愚蠢的,为了赚钱为目的,伪装成科学的发现。

  张谊:现在很多孩子一年级就开始学奥数,很多孩子不太喜欢数学,受挫感特别强。

  杨东平:奥数的难度,我觉得都是犯罪行为,就是少数学校选拔学生的做法。小孩子的时间过多被应试教育占用,真的挤不出时间了,连正当休息都被占用。按道理这是可以上法庭的。第一位是把儿童解放出来,其他才有前提。

  卢啸林:我从三年级开始上,我们分班是按照分数,班级序号越靠后,就证明分数越低。除了奥数,剩下小号和围棋都是我自己想学的,奥数是家长让学的,可能因为老师的原因,我学了以后觉得还挺有意思。


沙龙嘉宾

  杨东平(北京理工大学教授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,曾为小学生编写《公民读本》)

  孙云晓(青少年教育专家)

  孙萍(全国政协委员,京剧进小学的提案者)

  张谊(北京某重点小学语文老师)

  卢啸林(史家小学4年级学生)

返回

上一篇:语文教学的“激趣”手段

下一篇:谈谈和家长沟通的几点方法